言言不言

努力写文的不言。
德云女孩,日常爱龄龙

刨活同理

他是一个很爱插嘴的男孩。可是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他,你想。


 


你带他去看过你家长后望着他,想着可以去看看他的家长了。可是他抢先开口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能带你去见我的家长。你望着他露出疑惑神色,你欲张口又被他抢了先: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带你去见家长,并非我不爱你。而是……他露出痛苦神色:







 


 


 


 


 


 


 


 


 


 


 


 


 






















插嘴的人没有妈妈。


暴躁李某在线开麦

我有特殊存钱方式

无脑小甜饼🍪



王九龙最近很奇怪。根据不具名队友队友烧某饼的信息:王九龙已经三天没有和他出去蹦迪了。要知道平时自诩舞池小王子的王九龙只要不是特殊情况,就会去蹦迪。同时不具名队友曹某阳也透露:王九龙已经很久没有买衣服了。虽说台上的王九龙是身着一身大褂的相声演员,但下了台的他不过是个爱臭美的阳光大男孩罢了。加上现在有了名气有了钱,王九龙就愈发骚包起来了。



张九龄最近很烦,他爸知道他和王九龙的事情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淡定的问了句:他娶你之后你俩住哪?张九龄满脸懵:我俩可以先租房子啊。张爸爸反问:万一你们房东没有契约精神然后把你俩赶出来咋办。张九龄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等等,为什么是他娶我,再说了我俩可以住酒店啊。此时的张爸爸已经走远,声音从风中传来:看你这身高就不可能是你娶他。



张九龄望着对面的人:怎么办怎么办,我俩到时候在哪买房子?王九龙笑道:没事,我俩省着点花就行。房子在哪买都行啊,看你。



张九龄最近很奇怪,又根据某不具名队友烧某饼的消息:张九龄由以前的大大方方花钱变成了现在的提心吊胆花钱。具体表现为:定外卖时学会了货比三家和抢券。要知道以前的张九龄可不是这样的,定外卖时都摆着:爷有钱,随便点的架势。



从张九龄这里了解到来龙去脉后众人纷纷露出了然的笑容,拖长了音:哦─张九龄羞红了脸仍逞强道:你懂什么,我这是特殊存钱方式。小王同学在旁边挠挠头:没事,师哥花,我存钱就行了。



原来呀,张九龄的特殊存钱方式就是让王九龙多存钱呢。噫,真是当代恶臭小情侣。






李某一下午都在干啥系列

养狼

张九龄睡的正香,同事一个电话打过来,火急火燎地:九龄啊,这里有个小孩,挺难处理的,你过来看看。张九龄一到警局,同事把他拉过去,小声道:这孩子的父母死于仇杀,他出去旅游躲过一劫。现在这孩子不大不小的,也不好往福利院里送。你看……张九龄了然的点点头:行,先住我家吧,到时候再说。


张九龄和沙发上的人面面相觑,空气中都弥漫着尴尬气息。张九龄先开了口:你现在饿吗?我给你做点什么吃?面前的人摇摇头,小声道句:我不饿。肚子却丝毫没给他面子,咕一声惹得小孩红了脸。张九龄望着他笑道:还说不饿?转身去厨房,不一会面就端上来了。


面简单的很,只是一碗鸡蛋汤面。王九龙扒着饭碗想着:自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吃过这样带着家的味道的面了。张九龄望着愣在那里的小孩皱起了眉头:想什么呢?该吃饭就老老实实吃饭,别想太多。小孩点了点头,张九龄分明透过那氤氲雾气瞧见了滑落的泪珠,过去揉揉人的头发:吃饭,别想这么多都会好起来的。王九龙闷声应了一句,两人的生活就此开始。

张九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养了许久的小孩居然是个狼崽子。房门被推开,来人自以为安静的在床上人的额头上落下轻柔一吻后又静悄悄的走了出去。张九龄从床上起来,意味不明的看一眼房门:小朋友长大了。


张九龄现在很烦,自从他上一次发现王九龙这个小兔崽子以为他睡着偷亲他之后他

就一直处于烦躁状态。警局同事望着他的脸笑道:谁惹我们九龄了,你看看你这脸

。走,我带你去喝奶茶。奶茶店内,张九龄正和同事有说有笑地聊着天。一个身影满带杀气的进来,张九龄定睛一看,原来是王九龙。王九龙怒气冲冲道:你在干嘛?张九龄满脸懵:喝奶茶啊,你看不见吗?王九龙更生气了:我知道你在喝奶茶。但你为什么要和别人一起?难道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吗?张九龄气极反笑,转头和同事说句抱歉拉着王九龙回了家。


家里,张九龄望着面前低头作忏悔状的青年开口道:长大了嗷,越来越厉害了。青年急忙开口: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同事。张九龄望着他:呵,不知道就可以随便乱说。再说我爱和谁一块和你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这句话触动了面前人的哪个点,他突然凑上来,牙齿恶意碾压下唇,直到那里慢慢变红渗出猩红液体。张九龄被亲的大脑一片空白,忙道:你干嘛,快松开我。王九龙直勾勾的望着他,眼里满是真挚,问他:你难道不喜欢我吗?张九龄叹口气:服了你了,行,我喜欢。张九龄眼睁睁看着王九龙从小狼崽子化身为满脸通红的白萨摩。无奈叹气:自己挑的男朋友,不能换,不能换。


长的跟闹着玩似的

别人:听说龙龄圈全是美女

我:别听说了,就是这样的


元旦节到了,空气中却没有往年般喜气洋洋的氛围。人们神色凝重,无他。因为人类生殖能力逐渐下降,公元3061年元旦,政(河蟹)府发布相关(河蟹)政策:人类将通过检测器的筛选,施行合格品升学残次品销毁的政策。


 


王九龙用身体撞了撞眼前的人:黑儿子,那个什么升学销毁政策你知道不?张九龄点点头: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全国都炸了锅。王九龙接着道:你不觉得这玩意太扯了吗?光靠一个机器来决定人的生死,没劲。小王同学撇撇嘴。张九龄无奈:那你怎么办?游行示威反抗政府吗?小命你不想要了?王九龙露出个诡异的笑容:也不是不行吗?我们这有个组织,考虑入伙一下吗?伸出了手。张九龄叹气,把手搭了上去:真是上了你的贼船。


 


军队大力镇压和组织内部混乱导致示威游行并不是很成功。近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人们愤怒起来:第一个被机器检测成失败品的人将在明天被销毁。


 


张九龄望着面前的人:你确定要这样做?你可得知道,失败了你我小命都不保。王九龙点点头:不成功便成仁。张九龄望着他:行,那我给你们提供技术支持。


 


第二天一早,众人聚在广场,望着眼前的巨大机器和被绑着的人,眼里满是愤怒和无能为力。一个高级长官站出来道:时间到了,开始销毁。王九龙遥遥望一眼张九龄:开始吧。机器已经启动,长官按下了按钮。站在那里的孟鹤堂满脸无畏,大声道:朋友们,你们看我今天被销毁,说不定明天被销毁的就是你们其中一个人。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声音逐渐由小到大。到了最后大家举起手臂齐呼:销毁检测机器!拯救人类命运!!!张九龄望着眼前一幕,手指在键盘上操作的更快了。突然一个人戳戳他的同伴:你看,这机器是不是停下来了。同伴满眼震惊:好像真的是。新的骚动又起来了。站在那里闭眼等死的孟鹤堂也很意外,又振臂一呼:机器停了说明老天爷看不下去了!销毁检测机器!!!人们纷纷高呼:销毁检测机器。长官见状气急败坏道:什么老天,现在是什么时代。我们不应该相信这些鬼神之说。张九龄对着王九龙打个响指:看吧,鬼神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明明是人心。


 


嘿嘿,起来了。大过年的睡什么懒觉呢?王九龙推推面前的人。张九龄迷迷糊糊道:我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外面的电视上,容貌姣好的女主持人缓缓说道:因为人类生殖能力逐渐下降,政(河蟹)府颁布相关(河蟹)政策……


听新歌听哭了。并没有什么矫情的意思,只想说他俩值得。玲珑剔透,未来可期。